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艺术新闻

      年度评选名家名作——百杰画家欧阳波

      分享到:
      作者:admin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1-01-06 17:26:41

      【艺术简介】

      欧阳波,1960年出生,湖南省益阳人、1975年下乡到原益阳县天城院公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油画学会理事、湖南版画学会秘书长。


      展览简历及荣誉

      1985年《我下放的地方》参加湖南首届油画展。

      1987年《自画像》参加《湖南青年艺术家集群展》,在中央美院陈列馆展出。

      1993年《关注、期望、腾飞》在北京参加全国第三届体育美展。

      1997年《摇篮》在上海参加全国第四届美展作品被国际奥委会收藏,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签发收藏证书。

      1999年《中国足球不要重男轻女》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在北京展出并获全国优秀奖。

      1999年《窑山秋韵》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在汕头展出。

      1999年《北约致巴尔干》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在深圳展岀。

      1999年与李路明、颜新元老师合作的油画《向现代致意·升·腾》被国际金融中心收藏。

      1999年湖南卫视专题片:《知青画家欧阳波》。

      2004年《湖南印象》参加亚洲海报展,在首尔展出。

      2007年《何凤山先生肖像》被以色列国家收藏。

      2013年以中国的辛德勒“何凤山先生为主题的《生命的签证》入选湖南省文化厅组织的“湖南百年”并获二等奖。此画被“湖南百年”组委会收藏。

      2013年欧阳波山水画专题展《漫步在茶马古道》在广州展出。

      2015年完成世界反法西斯七十周年的抗日题材《萧山令》连环画册。

      2018年在广东画院举办了《人文潇湘》展览。

      2019年《漫步在茶马古道》第二回展在上海展出。

      2020年《茶乡》连环画完稿并发行。



      欧阳波的新视觉

      文/叶梦


      欧阳波是我先生的朋友,也是我家的常客。他原先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美术策划。公司在河西,离我家近。欧阳波常常来我家坐坐。即使他那一向忙,他顾不了来我家聊天了,他也要打电话告之他在北京或者上海干什么来着……

      欧阳波像現在的大多数白领一样,永远是忙碌的,总是来去匆匆,在竞争的波峰浪谷之间颠簸:住出租房、吃盒饭、到公司打卡、策划大型营销活动、做平面设计策划……欧阳波工作的公司是单休日,他在忙碌了六天之后,还得赶回益阳去看他的老婆和孩子。

      欧阳波真是很辛苦哦!



      奇怪的是:隔不了多久,欧阳波就邀我和老陈去看他新画的画。我们常常是在望月湖的某一间极其简陋的两居室里,看到他在都市的颠簸之后蛰伏在出租房里画出来的一批批的画。

      有一次,我在电视里看到了欧阳波的专题报道。我在电视里也看到了欧阳波的不少的画。欧阳波不善言辞,他总是在用色彩和形象说活,我想:那个拍摄专题的记者肯定也为欧阳波的表达遇到了障碍。于是,记者把欧阳波带到他曾经下放过的地方,让欧阳波做艺术家状地在洞庭湖的某个村庄摆一个个姿势,画面上于是出现了欧阳波下放过的村庄。我看了那个画面里欧阳波很不自在的样子。上电视, 对于欧阳波,真是很痛苦哦!



      欧阳波曾经画过很多的关于洞庭湖系列的画。那些船、提垸、岸柳、茅屋、炊烟……

      我想:欧阳波在都市的烟尘之间也会常常怀念他下放过的乡村的。

      我也看过欧阳波的很多作品,有的是画得很抽象的作品。其中有一幅很大的油画,全是线条,暗绿色的调子,像蚕作茧似的线条在半明半暗缠绕着交织着,那是欧阳波在现实生活中的一种无奈的心情的缠绕吗?我看不太明白,这也许是欧阳波要表达的一种新视觉吧?



      最近,我在博物馆看“湖南油画展”。看了欧阳波的新作,直接绘的木版上的油画,那些用油画绘就的构成之间,还用绳结连接起来,绳结穿过木板,打上一个个的结,画面使人感觉十分悦目和清新。这种种搞法,我以前还没有见过。我还在他的画的前面听到有观众对于他的画的议论,看来,欧阳波的作品还是有反响的。确实给人一种新的视觉。

      欧阳波常常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新的视觉。

      我很奇怪:他的工作那样忙,居然还画了这么多的画!真是了不起。



      有一次,我到芙蓉中路的中国银行取款,在颇有气势的前厅看到了李路明、欧阳波、颜新元合作的大型壁画,很现代的构图,和建筑物的品味和气氛融在一起了。

      最近,欧阳波和朋友在芙蓉中路的银海大厦开了一间名为“新视觉工作室”的设计室。复式楼的上层是画室,下层是设计室。我在他的工作室里有看见了他的许多的标志设计,很有创意。我也看到了很多朋友在那里留下的字画。

      新视觉工作室差不多就成为了艺术家的会馆和以艺会友的沙龙了。

      我若是在芙蓉中路路过,有时也会要去他的工作室,看画、扯闲谈、看人作画。我还想建议他把设计室开辟为一间艺术茶吧,喝茶、看画、谈艺术,不是蛮好的吗?



      益水扬波轻拍岸

      ——读欧阳波水墨


      欧阳波的家乡有条江,叫资江,古称益水。益水之阳的那座古城,正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益阳人形容那种拿二两淡饭喂自己,却以八斤大肉待别人的品行叫“小意”。小意是种文明,很雅,相当于今天表扬那种有情调的人为“小资”。但凡聚众干活的地方,粗活、重活、累人的活往往都是他欧阳波在干;完了却从不见他站中间、坐东阁、放高声,抛头露面。完事,你只见他躲在边边角角,少言寡语,默坐凝神;他邀请朋友去看他的新作,自谦的动词一般不是“批评”而是“批判”、“ 嬲决(益阳土语“责骂”的意思)”。欧阳波有这种“有打不现行”的“小意”,但又很难把他扯上“小资”,因为他实在是个大大咧咧的粗汉子。所到之处,欧阳波总是很忙,比如嘱我撰写此文的不是欧阳波本人,是他的一个“小兄弟”发来一条短信:“请你为他写篇评论……欧老师他特别忙,所以要我帮忙。”是啊,他总是忙,每每现身某处,他总是行脚匆匆,又总是来去无踪影。到益阳,到长沙,到北京,参加一个什么艺术机构或朋友相邀的活动,一抬头,你很可能看见——啊,欧阳波,你也在(他身后往往总有跟班的两三个兄弟)。与他打过招呼,没说上两句话咧,被路人插上一句“你好”,路人随即走了,哎,人咧?他欧阳波就此不见了。于是,你很可能联想起益阳河里的水,承船载筏下田垄,往低处流,随缘取势,没定准,没预期,却总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出现。这样,你自由,他也自由。也许彻底的艺术人就该这样松弛着,坦然着,没有约束的流淌着。



      像欧阳波这个人一样,欧阳波的画同样是松弛、坦然,内敛、低调,不搞怪,不张扬,无拘无束。十多年前,我,李路明,与欧阳波有过合作绘画的经历——为中国银行创作两幅大型壁画。据说长沙市芙蓉路上八一桥边几十层的银行大楼如今都拆了,独独留了门庭没拆,就为保留我们的那两件“大作”一《升》、一《腾》,哈哈。若此言属实,可见包括欧阳波,我们的作品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呵呵。可是,如此“辉煌业绩”,从不见欧阳波向人提起,故而,我也不好意思总向别人炫耀我的“当年勇” 啰。



      欧阳波的这批水墨画是他动之以情的作品。从绘画的标题看得出来,其素材来自益阳安化乡村的景致;这些作品或依山水段落取势,或按村寨民宅组合截图,或凭黑白深浅虚实间隔组合,上下之俯仰,左右之呼应,前后细节之递减增删,皆可见作者用心之良苦。这批作品大多构图丰满,造型平实,皴擦点染,绵密浑厚。不少技法似乎全然不入陈规,远近景平置,大小块面延展,枯湿墨叠加,长短线交错,皆有颇多触景生情、急中生智的原创讲究。如冯公寨一景,画左、画心留白,一如细密的乐音里来几处无声的休止;如南金乡一景,一重一轻的山石,一虚一实的灌木,正像夹叙夹议的散文,时深时浅,愈益的招人;又如桃花湖一景,那成堆成捆、蓬蓬松松、细细密密的箭竹,不见一杆,却似可见月惹婆娑之态,可闻风戏瑟瑟之音,千千丽声尽在其间。

      看似汹涌澎湃、奔流不息的欧阳波,情怀细腻着嘞。

      颜新元

      2013年8月31日于北京庄子湾画室

      (为欧阳波个人展而作)



      “知青”画家欧阳波


      许多做艺术的人在成名后不喜欢人家在其“尊称”前加一个定语,比如“工人作家”“农民歌手”“军旅画家”之类,似乎这样就会降低一些身份。画家欧阳波是一个例外。这些年来,我向我的朋友们介绍他时每每会说,欧阳波,益阳人,我的同门师弟,1976年下放到益阳县天成垸公社,知青画家。他总是谦谨地浅浅一笑,很受用似的。



      欧阳波科班出身,成名很早,20出头,即有油画作品《我下放的地方》入展湖南省美术大展,1999年,未届不惑,便有3件作品同时入展(跨国画、设计两届)第9届全国美展,中国画《窑山秋韵》、设计《北约致巴尔干》,其中《中国足球不要重男轻女》获优秀奖,这让他在益阳美术界声名鹊起,在湖南画坛有了一席之地。



      成名后的欧阳波不为“声名”所累,不激不励,将创作重心坚定到了自己的家乡益阳,回到了“我下放的地方”。欧阳波不但不忌讳自己曾经的“知青”身份,而且,在他近20年来的创作中,越来越凸现出一种时人鲜见的独特而浓烈的益阳气息、知青气息。



      “知青”是共和国特殊年代的特殊现象。从上世纪60年代中到70年代末,全国上千万城镇应届初、高中毕业生被“一刀切”式的“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其中顶尖而幸运者,成为时代的弄潮儿,而绝大多数则被时代的重重大浪所淘洗。庞大的知青群体有3个特质:一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受到革命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熏陶,爱国之心强烈,初心难忘;二是受“文革”浩劫的厄难,普遍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小学基础教育,不少人仅认得几个字而已,是没有什么“知识”的“知识青年”;三是知青群体受到社会的巨烈动荡和巨大变革的反复“锤炼”,其“抗击打能力”超强,往往有异于常人的“霸蛮”精神与突破能力。这一点,在“文革”结束后,与“伤痕”文学同步出现的,以知青画家和知青题材为主的美术创作上独领风骚的“伤痕美术”,和稍后的“美感美术”上体现得尤为充分。以如程丛林的《1968年×月×日雪》、王亥的《春》、何多苓的《青春》等一大批青年美术家和美术作品,兴起并推动、完成了具有当代美术史意义的美术创作从“伤痕”到“美感”的情感过渡和样式过渡。这一过渡完成后,从1990年代开始,在人们的视野中,知青题材的创作日见式微。



      欧阳波却以一个知青画家的身份一意孤行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1985年,25岁的欧阳波创作那幅油画作品《我下放的地方》开始,他即与自己“下放”的地方、自己的家园——洞庭湖畔——结下了血脉之缘。

      欧阳波画人物,《国际义士何凤山》《抗战名将肖山令》《湖南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益阳金家堤支部》《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无一不饱含对家园湖湘文化孕育出来的菁华国器的由衷尊崇和从心底流淌出来的艺术表达;欧阳波画风景,《老家益阳》系列、《益阳民居》系列、《明清古巷》系列、《知青点的记忆》系列……无一不洋溢对家园挚爱而浓郁的情愫与雄浑而明丽的赞歌般的艺术辉光;欧阳波画花鸟,一笋一竹,一雀一鸟,一果一蔬……无一不充满他对家园的梦寐之恋和师先贤,师造化,而又有别于先贤,中得于心源的笔墨情韵。读欧阳波的画,一种唯家园,唯浩浩洞庭特有的“忧乐”气象扑面而来。



      我喜欢欧阳波,喜欢他倾数10年之力对油画、国画、版画、连环画乃至雕塑、艺术设计等诸多美术门类的深耕与累累硕果,并着力将这些艺术门类融会贯通,从而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欧阳面貌”,奏响着一支支出类拔萃的家园交响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欧阳波成为了益阳关于知青、关于家园的一张美术名片,一块闪光的艺术招牌;我喜欢欧阳波,喜欢他对创作主题“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狠劲,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他悟得了个中真谛;我喜欢欧阳波,喜欢他“学者当树其帜”的韧劲,立足于自己的家园,立足于洞庭之湄,一步一个脚印地不断走向新的天地,成就新的境界。

      张海燕庚子夏至于古城益阳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214(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65(mb)